第1页 1

蝉的故事

蝉的故事

      夏天的傍晚,公园里,我看见一些人在地上专注地挖着泥土,很是好奇,驻足观望:他们在对着地上的一个个小孔挖东西。

      “在挖什么呢?”我问,“蝉蛹。”一个人回答道。“是用来养的吗?”我再问。“把它们放在盐水里就行”“啊?!它们那么禁泡啊?”,我诧异,“然后呢?养多久再放掉它们呢?”“然后放在油锅里。”那人望着我,不好意思涩涩地答。

      至此,明白了为什么一到夏天很多人都对着地面奋力的挖掘着,原来收获的是盘中的美味,可怜那些还没有来得及破土而出的蝉蛹们,在地下苦熬三年的黑暗生活即将重见天日之前被下了油锅,成了冤魂。

      原来,知了(蝉)的卵附在一些树枝上,聚集很多卵的树枝就失去了生命的力量,脱落下来掉在地上,勇敢的卵就逐渐钻进地下拓展自己的空间并騺伏在地下,这一下去就是三年,在黑暗中卵不断成长,靠吃树的汁液存活,三年之后,积蓄了一定的力量并成长为很大的蝉蛹之后,它们再将洞口一点点扩大,向外延展空间,等待时机破土而出,然后它们艰辛地离开地下的黑暗走向地表的光明,再一步一步走向最近的大树,爬树,蜕壳,等待羽翼丰满之后飞上树枝,最终成为鸣叫的蝉。

      对于一只蝉,这是一个艰难的漫长的蜕变过程,也是伟大的生命的孕育成长过程,令人感叹它们在黑暗中的坚韧和执着,像个卧薪尝胆的勇士,伺机再造生命的辉煌。

      可是,蝉没有想到,在它辛苦创造生命即将成功飞翔的时候,地面上等待它的却可能是被油炸了的厄运,或者是被刚刚路过的人一脚踏上了之后的无谓牺牲。每只蝉的命运可能都不尽相同,有成功飞到树上的幸运者;有落入人口之中的倒霉蛋;有突被践踏而亡的冤死鬼。

      蝉的命运就是这样生生不息地被演绎着,无论哪种结果,它们都毫无怨言,默默地接受来自自然法则的安排。

最有价值的金人

最有价值的金人

      唐朝时候,海外琉球小国仰慕中华盛世文化,派出使团远涉重洋来到中国互修邦交。

      使团首领焚香沐浴、斋戒三日之后被准予觐见太宗皇帝,礼官将使者引上朝堂,使者跪拜于地,道明来意之后进献了三个金人。三个金人做工精美、意态逼真不说,形状大小也是别无二致,太宗欣然接受了这份贡品。

      可这琉球当时虽是国小民愚,却也并不甘于一味“降尊纡贵”——使者在朝堂之上向太宗和文武百官口出一道题目:这三个金人哪个最有价值?

      太宗请来珠宝工匠检查,称重量,看做工,全都一模一样!太宗未曾想到这琉球虽国小而民刁,一时竟想不出妥帖的办法来,泱泱大国,总不能连这么个小事都不懂吧?

      正在燃眉之际,老臣长孙无忌请缨出列,太宗甚喜。

      长孙无忌派人取来一根稻草,插进第一个金人的耳朵里,稻草从另一边耳朵出来了;插进第二个金人的耳朵里,稻草从第二个金人的嘴巴里掉出来;插进第三个金人的耳朵里,稻草直接掉进了第三个金人肚子里。长孙无忌反身对使者说:第三个金人最有价值。
使者深鞠一躬,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  长孙无忌是吏部尚书,一世为官,精于人情世故,因此想到琉球使者是明问金人暗指真人,问题的关键不在金人的外表。

      最有价值的(金)人,不是最能说会道的人,而是善于倾听、善于汲取的人。造物主给了我们两只耳朵、一个嘴巴,这是不是让我们多听而少说呢?语言是思想的载体,夸夸其谈、东拉西扯代表思想浅薄,出言谨慎、言必有中表明思想深刻。

      联想到如今的企业用人,有人说做企业就是做人,我很赞同这一点,但是现在的很多企业在招聘员工时不分工作职能,一味要求应聘者“表达能力强,善于沟通交流”,事实上善于倾听、出言精微同样是一种优秀的素质。这是“务实”和“务虚”两种不同价值观的对抗。

   
     
分页: 第1页 1  
 

Powered By SBCS

Copyright 2009 Beijing Steele Business Investig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.